自稱出道十幾年,僅在佛山“失過手” 出道為給工程隊攬活
  謝水平向記者展示功夫
  ■華商晨報 華商響網記者 陳思 攝
  初見謝水平,實在感覺不出他的特殊之處,其實,與他結識的人更關註的是他的肚子。正是他的肚子帶給他一個很特別的稱號:挨打專業戶。
  昨日,記者見到來沈看望朋友的謝水平。
  不怕直拳、擺拳、勾拳,就怕“醉拳”
  昨日,沈河區的一家快捷酒店里,記者見到了49歲的謝水平。
  對於挨打,謝水平稱,他是有功夫的。“16歲開始跟一個堂爺爺學習內家功夫,慢慢就練出來了。”謝水平說,“我的肚子就像個皮球,所以無論怎麼打,我都紋絲不動,而且不會受傷。”
  謝水平就是靠這種本事表演的,在網絡中,有很多關於他表演的視頻,“很簡單,我站在那,任何人都可以上來打我的肚子,能讓我後退就是我輸。”謝水平特意為記者演示了一下。
  “我不怕直拳、擺拳、勾拳,就怕‘醉拳’。”謝水平說,他從前在酒吧、夜場表演,常會遇到喝高的客人上臺,猝不及防對他劈頭蓋臉就打。
  每次遇到這種人,他不僅要忍讓,還得陪笑臉,“有時候要故意晃上一晃,甚至故意退後,這都是為了人家場子的生意。”
  謝水平說,出道十幾年,只有一次在佛山,他被一個高手打退過一步,但也沒受傷。
  從事“挨打職業”純屬偶然
  1999年以前,謝水平一直在湖北孝感老家種地。但因為收入太低,1999年,他懷揣172元路費,南下廣州打工。
  然而,他並沒有如願當上一名保安。“後來乾脆自己學了點手藝,當個泥瓦匠。”
  2000年下半年的一天,謝水平路過一商演現場,“我突然靈機一動就上去了。”謝水平掏出200元錢,聲明任何人都能上臺打他肚子,能讓他後退一步就贏他200元,而他不收任何費用,“只要主辦方聲明是我的工程隊贊助就行,我就是用這種方式給自己代言。”
  就這麼一下,謝水平火了。沒想到,找他幹活的人越來越少,看他表演的人反而多了,“8個月沒活乾,只要有人給我打電話,肯定是表演的。還有人說我有功夫,是黑社會,不敢找我幹活。過段時間一算,哎呀,掙得比干活多呀,那就乾唄。”
  謝水平現在每次表演20分鐘左右,想領教他功夫的客人排成隊,可以依次擊打他的肚子三拳。
  謝水平出場費一萬元,每個月演出七八場,收入數萬元。
  不收徒弟 怕對方受傷
  謝水平十幾年來走南闖北始終都是一個人,“我喜歡自由,有很多經紀公司想簽我,我都沒乾。”謝水平說,“我不收徒弟,我很怕對方受傷。”他說,挨打這個職業酸甜苦辣他都嘗過,沒有好的功底很容易受傷。
  其次,會遭遇各種非議,他老婆和女兒到現在都不理解他,覺得他“找打”過得沒有尊嚴,他不希望別人走他的老路。
  謝水平和妻子已分居多年,不過謝水平說,近來他和家人的關係有所緩和,“畢竟掙到錢了嘛。”
  昨日下午,謝水平讓記者領教了他的功夫。記者打過3拳後,謝水平紋絲沒動,記者的拳頭竟然擦破了皮。  (原標題:挨打專業戶:啥拳都不怕)
創作者介紹

原木傢俱

dc10dciir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