央廣網北京1月29日消息(記者王楷)據中國之聲《新聞晚高峰》報道,紐約84歲的華裔老人黃敬存因為闖紅燈以及語言不通,疑遭當地警方暴力執法而頭部受傷。本月27號,黃敬存決定控告紐約市政府和紐約警方,索賠500萬美元。黃先生的索賠是否占理?紐約警方又是否存在暴力執法行為?
  84歲的黃敬存老人,曾在古巴居住過,說廣東話和西班牙語,但不懂英文。閑暇時光,他除了陪伴自己的孫子之外,還會到位於中國城的老人中心與老友相聚。本月19日,黃老先生在返回自己的公寓途中,穿越96街東側的人行道時,交通燈轉為紅燈。警察命令他停下,但黃敬存似乎聽不懂英語,仍繼續前進。一位目擊者描述了當時的情景。
  目擊者:這位老人好像不明白髮生了什麼,試圖走開,警察把他推倒在牆上,他試圖要走,然後開始喊叫。警察就將他按倒在地。他的頭部出現了血跡。
  然後多名警察沖了出來,把老人團團包圍。老人頭破血流被戴上手銬、塞進警車,送到醫院後頭部傷口縫了四針。由於事發地是事故多發地段,不久前就有一位行人亂穿馬路被撞身亡,因此紐約警察局在這個路口對亂穿馬路的行人增加監管力度。新任紐約市長白思豪此前表示,亂穿馬路是對實現車禍"零死亡"政策目標的威脅。
  白思豪:如果開車的人看到,警察加強了管制措施,這就提醒了他要改變習慣,提醒他們要小心。
  加強執法力度,並不意味著縱容暴力執法。儘管紐約警方正在就該事件進行內部調查。但紐約警察局長的態度似乎令人玩味:24日,他曾在自己的推特上說,事發街區的警察工作表現很好,他還對該區負責人進行了贊揚,稱其對於"制止行人亂穿馬路"執法迅速。他說,黃敬存是自己摔倒而受傷。對於警方的表態,黃老先生的兒子表示,非常憤怒。
  黃先生的兒子:我非常失望、憤怒。
  他還表示,自己的父親不會說英語,在發現父親失蹤兩小時後,他開始擔心。之後他接到警方電話,向他詢問父親的用藥史,卻不告訴他他的父親在哪兒。
  黃先生的兒子:我當時感覺非常糟糕,警方一直在扯皮。
  記者:警方不告訴你父親在哪裡?
  黃先生:他們不告訴我。
  黃家人表示,黃敬存得到的罰單是紐約68%的人都做過的"不合法穿越馬路",老人是跟在一群人後面過馬路,但警察只抓84歲、不懂英文的他。27號,黃敬存在家人和律師的陪同下,出面向媒體說明事發當天的情況。他說他過馬路的時候還是綠燈,等到他快走到馬路對面時,信號燈才變成紅燈,隨即就被警察攔住。這是否是非故意闖紅燈呢?
 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駐紐約記者徐蕾瑩:這種情況完全有可能出現,據我觀察,國內常見的那種可以顯示秒數的交通燈在紐約很少見,所以我們在過馬路的時候,並不知道綠燈還剩下多少時間,走到一半才發現已經變燈的的情況也很常見,對於腿腳不便的老人來說,這種情況更有可能發生了。
  那麼老人的流血受傷,是不是歸因於紐約警方暴力執法?
  徐蕾瑩:時隔一周之後,出席記者會的老人臉上還可以看到淤青,他也對媒體表示,至今仍然頭痛、腰痛、手肘痛。對於老人的傷勢,紐約警方一直堅持說是老人自己跌倒造成的,但是老人的律師表示,現場有一位目擊者說,老人是因為警察的拉扯才摔倒的。警方的處理方式不僅造成這名八旬老人受傷流血,也讓他感覺受到羞辱,老人強調自己沒有違法,不知道為什麼會受到這樣的對待。身心受到雙重傷害的老人因此決定起訴並且要求賠償500萬美元。
  黃敬存的代理律師透露,500萬美元的金額是以當事人受傷的最高限度而定。黃敬存將在3月12日因違規穿越馬路的罰單出庭,律師也希望警、檢雙方能撤銷目前對他的指控。目前,紐約警方內政局正在對這起事件進行調查。如果結果證明事件警方出現違規執法,涉案警察無疑應該受到處罰。但如果老人在警察執法過程中出現不當行為,也需要為此負起法律責任。  (原標題:紐約華裔老人闖紅燈疑因暴力執法受傷 索賠500萬美元)
創作者介紹

原木傢俱

dc10dciir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